Detail

議政論政>> 議程前發言

陳明金促官員問責制共締陽光政府

 

 

科學決策,打造新時代的陽光政府,是第三屆特區政府“協調發展,和諧共進”理念的重要元素。今年三月十六日,行政長官崔世安代表新一屆特區政府,向全社會發表了以此為中心思想的施政報告後,時間已經過了近五個月,我本人能夠體會到特首致力兌現施政承諾的決心,但是,與此同時,我們也十分清楚的看到,特區政府是一個整體,不單單只是特首一個人,在推行施政理念的過程中,我們的主要官員,官智是否開化,是否能夠勇於承擔,在很大程度上起著重要的影響。
事關近30萬居民的“中央儲蓄制度”資格審查問題,由於相關部門之間缺乏溝通,導致決策失誤,引起有關市民強烈不滿,結果搞到特首要公開向有關市民道歉。很多市民都講,特區政府透過中央儲蓄戶口向合資格的市民派錢,本來是一件大好事,搞成如此狀況,真不知道社保基金同保安部門的有關官員事前是如何溝通、協調、拍板的?
    天有不測風雲,六月的一場大雨,因氣象局遲報暴雨警報,導致廣大市民防範不及,社會秩序受到很大影響,有不少商戶因水浸損失慘重。有關官員在遭受批評之後,在總結“心得”的時候,竟然講“寧願虛報都唔願漏報”。這句話可能是發自內心的,但廣大市民聽了之後,十分不舒服,最大的感受是,氣象局以廣大市民的生命財產開玩笑,這種毫不負責任的為官之道,令人心寒意冷。
    今年六月份的《澳門月刊》,以“從市民遊行聯想到澳門新聞局的不作為”為標題,點名批評新聞局長陳致平先生,六月十五日,本人就新聞局的職能等問題提出書面質詢。
    七月二十三日,我們收到立法會的電子郵件,知道有關質詢獲得回覆,但是,令人遺憾的是,既然回覆的第一句是“遵照行政長官指示……”,但內容卻對本人質詢的問題答非所問,而且無人簽名,也無日期,如果不是信紙枱頭有“新聞局”的字樣,可以講,根本不知道這份回覆是否真正來自新聞局,如此態度,起碼不夠尊重議員的工作。
    雖然,立法會議事規則有關書面質詢的回覆,並無規定政府應該用甚麼格式回覆,但是卻規定,政府在行政長官收到書面質詢之日起三十日內作出書面答覆,新聞局的回覆連日期都無,再者,新聞局只是一個政府部門,官員不只是局長一個人,收到議員的質詢,不論由甚麼官員回覆,最後都應該有一人簽署認同發出,無簽名的回覆是否意味代表所有新聞局的官員。另外,新聞局並不是“文化沙漠”,做官、做人,行文處事,不應該連起碼的禮貌都無。
由新聞局個別官員的為官之道,又令本人想起,今年三月二十二日,本人就勞工局數次突然搜查澳亞衛視的事件提出質疑,當時,上下級官員都口風一致講,是隨機抽查市民舉報信,查到澳亞衛視。最近,廉政公署的報告,一針見血就勞工局的做法,以及工務局、港務局、消防局在其它事件上的不妥決策提出勸喻,雖然,這種勸喻可能起不到太大的作用,但是,由這幾個局再到社保基金、氣象局、新聞局以及運建辦輕軌展館招標後被凍結,等等,似乎不難發現一種嚴重的問題就是,有關官員權責錯配,甚至只有權力而無責任,是造成公共決策成效不彰,又或者決策失誤、浪費公帑的罪魁禍首,要斬除這個禍首,就必須從體制上進行革新,而其中的核心就是,實行自上而下的官員問責制。
其實,一個政府同一個家庭、一個社團組織都一樣,如果,其中的成員只有權力、金錢,而無相應的責任同義務,注定遲早會出事,具體反映在我們的部分官員身上,他們手中的權力,如果缺乏責任的制約,權力往往就會失衡,思想就會膨脹,把持中低級部門的官員,就有可能將部門當作自己屋企的“二畝三分地”,權力更大的官,就可能將官府當作自己的“莊園”,我行我素,各自為政!
古語有講:“官有十條計,九條民不知。”官員的決策,事前,平民百姓大多數都不知道,因此,官智不開,比民智不開更可怕!

回歸十年來,在社會不斷發展的推動下,民智日益開放,越來越多的訴求,體現在民主政治和社會民生等方面,部分官員的官智食古不化,我個人認為,這個是特區政府推行科學決策、打造新時代陽光政府的一大障礙。只有真正從制度上改革,推行官員問責制,並採取“陳力就列,不能者止”的原則,才能夠逐步共同實現科學決策、打造陽光政府的美好願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