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tail

議政論政>> 書面質詢

宋碧琪促增設產假及侍產假保障

 澳門經濟發展名列世界前茅,但在保障勞動權益方面,仍存在很多改善空間。在雙職家庭的情況下,到位的勞動權益保障,尤其對新生嬰兒家庭來講,新手父母如何得到適切支援及勞動保障,變得十分重要及關鍵。

本澳現時的勞動權益保障制度,在新生嬰兒家庭的保障方面,有公職制度及一般制度之分。在產假方面,女性公務員可享有90日有薪產假,同樣是媽媽,而私人企業的一般女性僱員就只得56日,意味著很多媽媽在嬰兒不足兩個月時,便須返回工作崗位。另一方面,對新生嬰兒及剛生產後的媽媽來講,爸爸的照顧在初生時尤為重要。為讓「坐月子」中的新任媽媽更好休息、恢復,為讓剛出生嬰兒有更好照顧,本澳的待產假亦同樣存在公、私之分,公務員可享有五日有薪侍產假,其他普通打工仔只得兩日無薪假期。同樣作為孕婦,每一個人的權利都應當是平等的,然而在制度上,無論產假抑或待產假,都有公、私的保障差距,此造就了保障的不公。
此外,根據國際勞工組織《保護生育公約》訂明,女性僱員應享有不少於98日的產假,在內地,很多省市的產假也一般規定在百日以上。可見,本澳無論是公職人員還是一般僱員,在此方面的保障都是遠遠低於國際保障水平及其他地區的保障。
為此,本人提出以下質詢:
1、無論產假還是侍產假等勞動權益,目前在公務員與私人企業之間出現差別保障,從事不同職業的居民得不到公平對待,藉助今年勞工法檢討契機,未來在修法取向上,當局如何平衡公、私的勞動權益保障?會否考慮增加一般制度的產假及侍產假保障,確保不同職業的勞動者都可以得到公平的保障呢?
 
2、現時本澳的產假及侍產假等勞動權益保障亦遠遠低於國際基本保障,請問當局未來如何落實接軌國際基本保障,以讓公職人員或一般僱員都可得到應有的權益?
 
3、當局現已對相關方面著手修法立法工作,但社會仍然擔心有關修法落實工作,請問當局有否評估在何時可以基本落實相關工作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