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tail

議政論政>> 議程前發言

陳明金指前線公務員苦而不樂

          回歸後,在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和關懷下,社會大局安定,賭權開放,澳門贏得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,失業率長期處於較低水平,工資中位數不斷上升。但是,在幾乎“全民就業”的大環境下,公務員仍然是很多人追求的職業,每一次公務員開考,投考人數以及競爭狀況,就是最好的說明。

前線公務員的苦,首先是,在龐大的公務員系統中,每一次開考,大多數都是前線公務員職位,因為,現有的澳門官員委任制度,基本壟斷了公務員的高官職位,居民要想加入公務員隊伍,“爭崩頭”互相競爭的,只能是基層公務員職位。

前線公務員的苦,其次是,通過各種考核,進入官府,要從基層做起。“散仔”無非兩種,一是機動的要“行街”,“保安仔”、稽查員,不論是查市政衛生、檢控違例交通、吸煙,又或者防走私瓜果食品,都是直接面對廣大居民;二是坐前線櫃的,五司數以十計的局級部門、項目組、委員會等,“散仔”要直接面對廣大居民。

前線公務員的苦,再三是,出力不討好,抄牌、檢控違例吸煙、沒收瓜果食品、查油煙、罰吐痰等等,往往都是“熱面遇著冷屁股”。不解、糾紛,甚至攻擊前線公務員的案例,時有發生。

面對一些前線公務員,居民的苦,首先是,少數人覺得身為公務員,穿上警服、著上稽查背心,就好似“清兵”,“勇”字當前,遇事橫衝直撞,缺乏以民為本,服務於民的精神,學法而不懂法,偏離依法執法之原則,“老子是公差,有我講,冇居民講”。損害澳門公務員形象。

面對一些前線公務員,居民的苦,其次是,跑政府部門辦事,往往是行到腳軟、踏破鞋底。同一個部門,不同公務員,“職員A打倒職員B”、“上午的我打倒下午的我”,各有各講,各有各做。開一間美容店,申請行政許可,收條上的店名都可以寫錯,開業/更改申請M1,改來改去,到最可能只是一張空白表格,主事部門講可以,下個部門說不可以。類似種種,廣大居民苦上加苦,損害澳門公共行政的權威

面對一些前線公務員,居民的苦,再三是,由於公務員是鐵飯碗,如果家無祖業,即使有中小微企,如今局勢,也要鼓勵子女去考公務員,一朝錄取,也好過“左莊右閒”,心理上的落差,更多的是,對澳門的不解。

講到這些現象,本人想到銀行和香港的“行咇”制度,上級就在前線人員身邊,遇事、有問題,馬上處理、解決。澳門的前線公務員,面對廣大居民和每年幾千萬人次的遊客,我們各個政府部門的處長、廳長、局長、司長,各位官員,你們到底在哪裡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