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tail

議政論政>> 議程前發言

宋碧琪轟文化局違規招聘

 近日,廉署公佈2016年的工作報告,揭發不少公共部門公然違規違法問題,涉案部門之多,涉及問題之廣,遠遠超乎社會想像。除了法律漏洞帶來的一些灰色地帶外,報告中還揭露一些公職人員公然違反合法性原則,如有人利用法律漏洞,公共服務“斬件”外判;還有公職人員為獲取額外津貼,刻意偽造加班紙;更有官員違法向部門副職私授權力,面對廉署調查,不僅未能積極配合,反而故意隱瞞,甚至抵觸調查。公共行政亂象屢禁不絕,已經不是個別部門、個別人士的問題,從這幾年情況看,逐漸表現出廣泛性、常態化、集體性的特點,且愈演愈烈,嚴重影響社會民生甚至政府的管治威信。

公共部門違規招聘,已不是出現一次兩次,今次廉署報告中再次提到,有部門居然聘請一名沒有學士學位的前主管擔任顧問,與職位資格要求嚴重不匹配。重要的職位,必須要能者居之,如果連基本條件都不符合,又如何能發揮好職位職能,服務好市民呢?

不僅存在違法招聘,公職隊伍內部人才選拔機制的公平性問題,社會也多有關注。如領導及主管官員的聘用,雖然現時相關法例有委任這一規定,但實際上因資訊不透明,委任標準模糊等因素,也出現一些不合理現象,對於兢兢業業在一線打拼的基層公務員士氣,是嚴重打擊。個個心態都是“做又三十六,唔做又三十六。”識人好過識字,誰又願搏命付出?

未來公共部門內部領導及主管人員晉升方面,本人認為可考慮引入公開選拔制度,透過設定嚴格具體的招考條件、選聘程序、選聘機制等,適當將一些領導及主管職位公開招考,既可以為基層或中層公務員提供一個向上流動的機會,令他們都可以競爭上崗,確保得到公平、公正、公開的科學評鑑和晉升機會,讓真正的能者居其位,以整體提升公職隊伍質素。

現時社會對公共服務和行政操守要求和期待越來越高。一方面,政府要善於吸取過去教訓,知錯能改,警鐘長鳴;另一方面,要時刻懷有破釜沉舟、大刀闊斧的行動魄力,敢於向陳年舊疾開刀,敢於觸動深層次利益和矛盾關係,敢於將績效評核和問責制度落到實處,只有這樣,才能全面提升特區政府依法施政水準和公信力,更好照顧和滿足社會訴求。